Gem〃葆

【奎八】D-Day • 二十一

不想坑 努力完結

------------------




「發生什麼事了?」

金珉奎帶著他們回到自己所住的301室,一進去就被坐在客廳的尹淨漢發現,看到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跟著進來他也只是挑了挑眉沒有說話,直到看到渾身是傷的女人以及低垂著頭抱著貓的徐明浩時,他才緊張的站起來跑到門口查看。

「哥,我們進去再說。」金珉奎攔住對方,玄關不是一個談話的好場所。

「我記得你叫李天海吧?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女人正是他們之前跟著權順榮去B市狩獵變異喪屍時遇到的李天海,他記得對方是個治療異能者,但此時的她身上除了新傷口,還有些舊傷,身上的衣服更是殘破不堪。怎麼知道被他這樣一問,女人當場就哭了起來。

「我失去了異能,這是他的懲罰。」李天海斷斷續續的對他們訴說事情的經過。

那天他們一行人回到安全區,總督在向他們索取核晶時,陳懷靈說了他們到的時候變異喪屍已經被解決,核晶也被別人先一步取走,任務失敗空手而歸的他們違反了規定,便受到了“懲罰”。

就連普通的變異喪屍都會被搶走,你們還要異能幹麻?李天海永遠記得總督將手伸進她的頭裡時,身體傳來的疼痛是有多麼難熬。“廢除異能”這是他們受到的懲罰,失去了異能的他們幾人被分別送出了安全區,她是最後一個被送出去的,運氣好的她遇見了金珉奎他們,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還活著。

聽完李天海的話,尹淨漢也將對方身上的傷口治療完畢,站起身要崔韓率去找看看有沒有適合她的衣服順便帶她先進房裡洗個澡休息一下,等人被帶走他才看向那個不認識的男人。「你是?」

「你好,我叫洪知秀。」洪知秀看著眼前這個長的有些過分漂亮的男人,主動伸出手示好。尹淨漢握住手,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金珉奎要他給個解釋。
「是這樣的...」接受到眼神的金珉奎將事情的將過一字不漏的說給尹淨漢聽。「Jun哥直到現在都還沒動靜。」

尹淨漢聽完後看向始終低著頭的徐明浩,開口要金珉奎先將他帶回去讓他好好休息並留在那邊照顧李燦。等到人被帶走後他又再度看向洪知秀。「你今天就先住珉奎房間吧?」


「先去洗個澡,然後好好的睡一覺,明天Jun哥一定就回來了。」

徐明浩是被吵醒的,準確的說,他是被踩醒的。伸出手去摸卻摸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睜開眼看到的是一雙褐色的貓瞳,徐明浩坐起身來將黑貓抱到眼前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Jun哥?」

「怎麼?睡傻啦?」熟悉的男聲從黑貓的口中發出,徐明浩這才相信他的Jun哥回來了。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將黑貓抱進懷裡,感覺到對方在懷裡蹭了蹭,忍不住將貓抱的更緊。「我快擔心死了,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情了。」
「木偶被毀後,我直接去看了我的身體。」Jun抬起貓爪安慰性的拍拍徐明浩的肩膀。「讓你擔心了。」
「你回來了就好。」徐明浩搖頭,抬頭看了窗外一眼,天已經亮了,房外也傳出了走路的聲響,徐明浩知道那是金珉奎,昨天將他送回來後對方就直接進了李燦的房間,平時都是由小木偶陪睡的李燦也不知道昨天有沒有睡好。
「明浩,起來了嗎?」敲門聲伴隨著金珉奎小心翼翼的聲音傳來,徐明浩知道對方昨天很擔心自己,下床走到門口,打開房門就看見對方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
「早。」對他露出一個微笑,徐明浩抱著貓走到客廳將貓放下才走進浴室洗漱,在走出來卻發現金珉奎將貓抱在懷裡,而貓卻沒有掙扎。「Jun哥?」
Jun沒回答只是抬頭看他,懷裡的貓突然動起來,金珉奎嚇的將手舉起離開貓的身上,原以為黑貓會跑走,但對方只是呆在他的腿上看著徐明浩。
「咦?」對於Jun突如其來的親暱,金珉奎只感到不可置信。他不知道的是,那天他將徐明浩護在身下的舉動讓Jun徹底的放下了對他們的戒備。
「怎麼?連你都睡傻了?」Jun直接無視了他疑惑的眼神,頭上的貓耳晃動,小男孩抱著木偶從房裡走出,本來還在金珉奎腿上的貓瞬間倒下,李燦懷裡的木偶則是開口說話。「小燦早。」
「...」李燦盯著懷裡的木偶,開心的表情出現在臉上,大大的笑容、明亮的雙眼,所有人都感受的到李燦開心的情緒。



「你回來啦。」尹淨漢原本對於徐明浩這麼快就恢復成平時的樣子還感到奇怪,直到聽到他懷裡的貓對他說了句早。
「早,勝哲哥已經出門了嗎?」徐明浩將貓放在沙發上,走進廚房幫金珉奎將早餐拿出來擺在餐桌上,Jun已經回來,金珉奎也沒繼續待在他家的理由。
「還在睡呢。」尹淨漢指著其中一個房間。「他跟圓佑昨天很晚才回來,現在都還在睡。」
「實驗...會順利嗎?」
「這我也不清楚。」尹淨漢聳肩,實驗才剛開始,能不能成功還不知曉。端起碗喝了口粥,身旁的椅子被拉開,睡眼惺忪的崔勝哲打著哈欠坐了下來,另外兩扇門也在同時打了開來,洪知秀坐到了金珉奎身旁,崔韓率則是端著碗去客廳坐在Jun的旁邊,只不過才剛坐下門鈴就響了。
「怎麼不多睡一下?」崔韓率只好暫時將碗放到桌上起身開門,門外是昨晚同樣晚歸的全圓佑,一看見沙發上的貓,全圓佑想也沒想的就走過去將牠抱了起來,卻沒有預想之中的掙扎。

所有人都發現到了Jun的改變,這改變對他們來說無疑是好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金珉奎還是問了出口。

「Jun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實在是不能怪金珉奎這樣問,畢竟之前只要靠近Jun,他都會馬上跳走,只要把他抱起來就會被抓傷甚至是被打,最常發生的就是直接跑進別的木偶裡,今天早上卻乖乖的呆在金珉奎的腿上,現在更是在全圓佑的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就不動了。
「說吧,你們對我有什麼疑問,都問吧,我會回答的。」Jun再次無視了金珉奎的疑問,但是他的回答卻讓所有人驚訝。
「那就把你的故事告訴我們吧。」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崔勝哲也不打算跟他客氣。


「在說出我的故事之前,我希望你們先跟我去見一個人。」


「你是那天的女生。」Jun帶他們去見的人正是崔韓率之前遇見的那位,抱著Jun聊天的女生。那是一個冷冰冰的女孩,臉上毫無表情,如果說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這個女生的雙眼卻沒有任何光彩,就像是沒有感情一樣。
「她是思寒,跟我和小燦一樣都是...」李燦將小木偶放到地上,Jun走到女孩的面前停下,女孩將他抱起,面無表情的代替他說出了沒說完的下半句話。

「實驗體。」

评论
热度(11)

© Gem〃葆 | Powered by LOFTER